宪政民主 公共政策 国情民情 法治研究 台海研究 地方治理 海外看中国 改革与创新公民话题 看数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研究 > 公民话题 >

草云:荐《旧制度与大革命》是破局还是警示?

发布时间:2012-12-14 14:49 作者:草云 字号: 点击: 加载中

  60多年来,中国人被灌输的均是马列,凡非马列或以马列观点阐释的政治历史专著概在阅读许可之外,特别是以自由主义观点撰写的社会学专著更是被当做黑书、禁书。但是眼下出现了例外,算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不但不封杀、不阻止而且早就传看并公开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这让人一头雾水。

 

  谁都会发出诘问:在共产主义红色经典中关于1789年发生的法国大革命的论述早已普及,并深入人心,还有什么没有说到、没有说透的呢?那位在《论美国的民主》中吹捧美国式民主的法国佬托克维尔,有什么微言大义值得我们学习、参考、借鉴的呢?这位被认为是与创立三权分立政治学说的先贤孟德斯鸠相当的“过气”人物的才华,难道可以跟马恩相提并论?认知法国大革命,对这场影响人类和历史走向的大事件的研究和意义的阐发等,有必要舍近求远吗?撇开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们的皇皇巨著,能从一位资产阶级历史学家的书里找到什么呢?那些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肯定会不高兴,在理所当然地发出以上质疑之余,还会摇唇鼓舌。他们会说,混迹于法国七月王朝至第二共和国官场的托克维尔的研究难道有丝毫可取之处?历史本身和历史哲学结合就是不折不扣的资产阶级的史学观啊。以这样的观点来解读重大历史事件靠谱吗?科学吗?没办法,这些深度脑残的家伙总是自以为真理在手,莫名其买的科学废话就是他们的口头禅。他们还会表示愤怒:做为贵族后裔狂热的自由主义分子的托克维尔能给历史以客观公正的评述吗?

 

  与马恩比照还是靠谱的,因为查看生卒年代,托克维尔只比马克思早出生13年,和马恩属于同时代的人。都站在欧洲的大地上,马恩呼唤的是无产阶级革命,正代表无产阶级用批判的武器对付反动阶级的武器批判,而托克维尔却为这场埋葬旧法国的革命说三道四。他竟然说: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这是什么话?照他这么说,给我们照亮来路和去路的马教科学历史观不是一钱不值了吗?

 

  阅读《旧制度与大革命》回荡在我们耳边的是作者近乎声嘶力竭的自由呼喊。他说,专制君主本来可以成为危险较小的改革家。当我考虑到这场革命摧毁了那样多与自由背道而驰的制度、思想、习惯,另一方面它也废除了那样多自由所赖以存在的其他东西,这时,我便倾向于认为,如果当初由专制君主来完成革命,革命可能使我们有朝一日发展成一个自由民族,而以人民主权的名义并由人民进行的革命,不可能使我们成为自由民族……只有自由才能在这类社会中与社会固有的种种弊病进行斗争,使社会不至于沿着斜坡滑下去……只有自由才能使他们摆脱金钱崇拜,摆脱日常私人琐事的烦恼,使他们每时每刻都意识到、感觉到祖国高于一切,祖国近在咫尺;只有自由能够随时以更强烈、更高尚的激情取代对幸福的沉溺……没有自由的民主社会可能变得富裕、文雅、华丽,甚至辉煌……但是我敢说,在此类社会中绝对见不到伟大的公民,尤其是伟大的人民的,而且我敢肯定,只要平等与专制结合在一起,心灵与精神的普遍水准便将永远不断地下降。这是在回顾那场红轰轰烈烈革命时发出的振聋发聩的声音,却意外地击中了这本书开始流传的国度社会现状的要害。有关当权者不感到脸红,不感到惊心动魄吗?他们能夜夜安枕于这样的时代吗?

 

  托克维尔笔下的自由确切的含义是什么?托克维尔呼唤的难道不是建立在个人主义基础上的自由吗?这样的自由对于今天的我们仍然十分十分的遥远,这样的自由我们闻所未闻,正因为这样的自由的稀缺,社会才会呈现让官商和屁民感到只有逃离才是唯一的最佳选择的乱象。

 

  《旧制度与大革命》以及《论美国的民主》表现了公认的历史洞见,提出了革命原因的最深刻的分析。他的著作在西方一版再版,出乎我们的意外,没有人认为他是在胡说八道。此言不假,托克维尔说“只有自由的朋友们爱读这本书……”任何一位读者都能发现,《旧制度和大革命》与《论美国的民主》贯穿一条主线。那就是,民主即将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可避免地和普遍地到来。托克维尔借用法国大革命的实例告诫人类,追求平等可能遇上陷阱,埋葬奔向相似于中国秦以来的皇权至上的王朝,专制有可能卷土重来,中央集权就是专制的伴生物。追求平等决不能用自由交换!诚哉斯言,从2010年年底揭幕的这一波席卷北非和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已经和正在丝毫不爽地证实了托克维尔的论断。

 

  相信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的领导人不会没读到托克维尔以下这些会和自己既往的政治修为冲突、令真理部十分恼怒的警句:

 

  民主与社会主义除了平等这一词以外,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但注意两者间的差异:民主是为了自由而追求平等,社会主义则是为了压迫和奴役而追求平等。

 

  暴政可以在没有信念的情况下进行统治,但自由则不能。

 

  那些要求得到自由以外的任何东西的人,注定生而为奴。

 

  民主和社会主义是不可能并存的,你不可能将两者混在一起。

 

  美国之伟大不在于她比其他国家更为聪明,而在于她有更多能力修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民主最重要的原则不在于应该消除庞大的财富,而是在于财富不应该聚集于同一个人手上。因此民主制度里会出现拥有庞大财富的有钱人,但他们本身无法构成一个社会阶级。

 

  如果想要获得新闻自由所带来的大量优点,我们也必须忍受它所创造出的各种邪恶……

 

  在一个拥有集会自由的国家,秘密结社是不会出现的。美国拥有许多不同的团体派系,但却没有阴谋集团存在。

 

  ……

 

  还在此前不久,托克维尔的著作就已经在封不住的网络上流传了。屁民没指望最高层对此感兴趣,更不知道这本书也在上层流传。现在官媒的消息证实,他们不但流传,还出马推荐。这使大家既兴奋又狐疑。兴奋的是,很可能刚刚宣示的“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不过是“不走僵化封闭的老路”的陪衬,不过是一句应付马教原教旨主义者的门面话,并不能当真,可以理解为说归说做归做,这就是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诠释。托克维尔的书都能被推广,那么,托克维尔虽然不是历史和辩证唯物主义者,没有按照马教“五个阶段”和一切社会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观点来阐释美国和法国乃至于世界的问题,但他的自由主义观点却是真知灼见。这就意味着我们马教教义之奴开始越出马教藩篱和权力的圈禁,可以争做自由人了,可以承认历史哲学和历史本身结合是一个靠得住的历史研究方法,《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的论述和观点对于当下进行新一轮改革开放的的中国很有借鉴意义了。

 

  真是这样吗?这就给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中国社会预示实施破局的可能性。破局?是不是太多情了,会不会是高层预感到近似玉石俱焚的法国大革命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随时都会爆发,借读书发出警示,让全社会早作防备,把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当做一面镜子,防患于未然呢?即使是这个用意也不算坏,这表明在我们这个社会上下都是清醒的,并没有被所谓的“黄金十年”的幻象所迷惑。

 

来源: 共识网 | 来源日期:2012-12-14 | 责任编辑:王梦瑶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gongshipinglun@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并获赠图书一套。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马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0-04-13 09:04 最后登录:2012-12-14 20:12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