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观察 全球经济战略与外交 比较制度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全球事务 > 战略与外交 >

邓聿文:中国是否应该放弃朝鲜

发布时间:2013-03-23 09:20 作者:邓聿文 字号: 点击: 加载中

  朝鲜第三次核爆在彻底宣告中国多年来为维护半岛无核化努力失败的同时,也在中国社会内部引起了一场是否应该对行事怪异,不按常理出牌的朝鲜进行放弃的讨论。目前,网络舆论上关于这一问题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看法,一是主张中国还应像既往一样发展同朝鲜的关系,理由是中朝友谊是由“鲜血凝成的”,同为社会主义国家,有着相同的意识形态,且朝鲜对中国有战略缓冲作用,是抗衡美国亚洲战略的一张牌。一是主张中国应该放弃朝鲜,理由是朝鲜已经成为中国的负资产,既然中国管不住朝鲜,就应该抛弃它。


  笔者认为,中国现在确实到了应该理性思考和评估是否放弃朝鲜的时候,并赞同后一看法。因为主张不放弃朝鲜的上述几点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中国发展同朝鲜的关系必须回归到正常的国家关系,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原则和出发点,而不能被虚无的意识形态和战略缓冲区的“说辞”自缚手脚,以致把自己搞得非常被动,损害自身利益。


  首先,国家关系如果建立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基础上是很危险的。这既不符合国际关系的现实,也不符合中朝各自的现实,也是对中国发展同西方关系的否定。


  因为以意识形态划线的话,就没有今天的中西关系。尽管中国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在发展关系时,双方有着意识形态的考量,这点不应否定,但不能以意识形态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作为处理国家关系的最高准则。假如以中国曾经被西方蹂躏过,就推断西方是“亡我之心”不死,则是将意识形态凌驾于现实利益之上,恰恰颠倒了现代中国与西方合作的基础。另外,中朝虽同为社会主义国家,但两国行事风格的差距恐怕比起中国同西方的差距来,要大得多。


  其次,把中国的战略安全寄托在所谓的地缘政治优势上,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也夸大了朝鲜的作用。


  人们津津乐道的朝鲜对中国的战略缓冲区,是就地缘战略而言的。如果说,在冷战时期,朝鲜确实充当了这一作用,但在现代战争形势下,也势必大大减弱,乃至几近于无。事实上,从缓冲区的含义看,它是为了隔离危害。当危害就产生在缓冲区内,缓冲区的“缓冲”作用也就消失了。


  想像一下,假如朝鲜因发展核武被美国认为对其国家安全产生重大威胁,从而招致美国先发致人打击,中国是不是基于“同盟”关系要帮助朝鲜?这不就引火上身,还有什么缓冲可言?至于认为朝鲜可作为中国手里一枚同美国博弈的棋子,在一定时间里不能讲没有一点作用,但前提是中国能有效驱动这枚棋子,而且仅仅是把它作为一枚棋子使用而已,切莫夸大其作用。在战略上,把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安全,寄托在2000多万人口、面积仅约中国1/80的小国身上,这种认识是非常危险的。中国本身的强大与开放才是自身最根本和可靠的保证,而不是地缘政治优势。


  第三,弃朝也是基于朝鲜不可能改革开放的判断。国际社会一度寄望于金正恩接掌国家权力后会推动朝鲜改革,似乎朝鲜也表现出这样的迹象,但朝鲜不具备改革开放的条件。


  即使金正恩本人有意推动小幅度的改革,朝鲜执政集团也决不会允许金正恩这样做,因为一旦改革开放之门打开,朝鲜现政权即可能会被倾覆。对于一个迟早会失败的政权和国家,中国和它维持超乎正常国家关系之上的关系,很不理智。


  第四,朝鲜自身也在远离中国。中国人看待中朝关系,总喜欢用历史来代替现实,把两国关系看成“鲜血凝成的友谊”,甚至夸大为“嘴亡齿寒”。但这只是中国人一厢成愿,朝鲜可不这么想。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朝鲜为了篡改历史,树立金日成的绝对权威,就已经把中国抗美援朝几十万英雄儿女付出生命和鲜血将联合国军打回三八线这个历史功绩一笔勾销,很多地方的志愿军烈士陵园都被铲平了,而说成是金日成的功劳,并对朝鲜党内坚持和中国友好的人士扣上亲华帽子加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以及肉体消灭。所以,对朝鲜来讲,从来就没有“鲜血凝成的友谊”这个概念。朝鲜民族的主体性使它把争脱中国的“束缚”看成是独立自主的表现。


  最后,朝鲜拥核后,以金氏政权反复无常的个性,不排除对中国实施“核讹诈”。


  对中国来说,一个无核的朝鲜,且对中国友好,是最好的选项,值得中国去保护它。一个有核的朝鲜,对中国友好,也可容忍。最怕的是朝鲜拥核自重,出现反华政府。这是中国必须极力避免的。然而,恰恰在这一点上,我们并无把握。


  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薛理泰最近文章中披露的信息,2009年夏,克林顿访问平壤同金正日会晤,朝方谈了几点看法:一是朝鲜经济窘困,金氏归咎于中国损人利己的大战略及美国实施的制裁;二是金氏暗示,朝鲜之所以退出六方会谈,旨在摆脱中国的羁绊而已,并非针对美国;三是如果美国对朝鲜施以援手,朝鲜将成为对抗中国的最坚强堡垒;四是平壤流露了可能对中国实行核讹诈的意向。


  即便这个信息不是很准确,从朝鲜而言,它发展核武的目的之一,就是幻想美国在压力下选择与之妥协,以取得与美国对等的谈判地位,获取更高要价。因此,它极可能在拥核后,会以投向美国来要挟中国。假如中国没有满足其要求,或者美国对其有所示好,朝鲜背叛中国乃至对中国“核讹诈”不是不可能的。


  这就需要中国反思自身的对朝政策。这个反思不是一般的具体政策的调整,而是外交思想和原则的彻底重构。在国际民主化的趋势下,中国必须把国家利益同人类福祉与国际正义结合起来作为自己外交的出发点和最高原则,换言之,外交要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国家利益和人类正义。为此,中国应该部分放弃目前的不干涉政策,变不干涉为有限干涉。我们也必须在这一原则下处理同朝鲜的关系。


  以此来看,中国应该考虑放弃朝鲜,至少把它作为选项之一。放弃朝鲜的最好方式,就是主动促成朝鲜和韩国的统一。如上所述,朝鲜政权的本质决定了它不可能改革开放,也就无法改善国内人民的处境,因此,中国不能长期以漠视朝鲜人民的贫困,和南北两方人民继续分离为代价,来换取自身安全。这样做其实也不会给中国带来真正的安全,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和自身利益也是损害。相反,促成半岛统一,有利瓦解美日韩的战略同盟关系,缓解中国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压力,并有利台湾问题的解决。如果这一步短期还做不到的话,退而求其次,以中国残存的影响力,在朝鲜培植一个亲华政权,并对其承诺安全保障,促其弃核,走向正常国家的发展路子。


来源: 《瞭望中国》总第199期 | 来源日期:2013年3月 | 责任编辑:西尼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gongshipinglun@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并获赠图书一套。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