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观察 全球经济 战略与外交比较制度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全球事务 > 比较制度 >

昝涛:土耳其式的“通三统”——格卡尔普的现代化思想

发布时间:2012-12-28 08:23 作者:昝涛 字号: 点击: 加载中

   主讲人:昝涛

 
  评议人:王希恩 王利 张广生
 
  盛洪:今天是我们天则所双周学术论坛第465次。从1993年成立的时候就有了我们这个论坛,一直到今天,这应该归功于张老师、秋风、赵农等一直负责我们这个论坛的老师。我们的论坛现场比较小,人比较少,但是我们论坛有一个好的传统,就是每次都有非常认真的录音整理,包括主讲人的演讲,还包括评论人的讨论甚至争论,然后放到网上。大家在天则所的网上应该都能看到“双周论坛”这样一个栏目,应该说这是天则所记录最全一个论坛。每次的论坛大概有数千人来看,虽然我们现场的人比较少,但是实际上是有几千人参加我们论坛,所以我们的论坛也是一个比较有影响的论坛。我们今天非常有幸请到了北京大学的教授——昝涛博士,演讲的题目是《土耳其式的“通三统”——格卡尔普的现代化思想》,我好像看到最新一期的《读书》上有几篇文章讨论土耳其,我还真是大开眼界。坦率地说,土耳其在我们的研究视野之外,昝涛博士做这方面的研究,给中国人介绍了土耳其的成就,使我们能够去关注它,而且能够认真地去思考土耳其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也注意到题目中的“通三统”,这是儒家的概念,讲的是政治上的宽容,当朝可以去保存前朝和更前朝的,过去叫宗庙,包括它的制度,所以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中国传统的制度安排。把这个词用到土耳其身上,我觉得也非常有意思。我觉得像昝博士的研究也有跨文化的和比较的含义,而且用了这个词也使得我们中国人觉得也许我们能够从中间获得某些教益,所以我们就非常期待昝博士的演讲。下面就请昝博士来给我们做演讲,时间是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然后我们评议人和大家来讨论。好,下面我们以掌声来欢迎昝博士!
 
  昝涛:首先感谢天则所的邀请,也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听这样一个题目。实际上,这个题目是上上周和秋风一起开会提起的,没想到很快就落实了。
 
  “通三统”这个题目受到与王利兄聊天的启发。我自己觉得用在这里有点哗众取宠的感觉。甘阳说的“通三统”好像也跟传统上的那个没什么关系,他讲的是孔子(儒家)、毛(社会主义)与改革开放的三个“统”。我也是借用这个意思,多少为了跟中国接点气。
 
  那么我简单介绍一下格卡尔普这个人及其所处的时代背景。
 
  实际上,中文格卡尔普这个人名是我译自土耳其文Ziya Gokalp。之前我注意到有人提起他,是翻译成孜牙·乔加勒甫,应该是从俄语转译过来的。在国内,我们对这个人的了解很少。一般只是在讲泛突厥主义的时候会提到他,认为他是泛突厥主义的一个集大成者,在这个方面对他是要进行批判的。我本人在过去十余年研究土耳其的过程中发现,这个人在土耳其的影响特别大。比如说,土耳其的社会学,格卡尔普是其奠基人。他是一个思想大家,我的书里有关于他生平的比较详细的介绍。简言之,他出身不是很差,也不是很好,他生活的时间是19世纪后半期,1876年到1924年,活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从世界历史的范畴来看,欧亚大陆近代有两大“病夫”——东亚病夫和欧洲病夫。当中国处在清末帝国衰亡的过程中时,在西边的奥斯曼帝国(或叫土耳其帝国)也是处于这样一个过程,它的崩溃是在1922- 1923年。格卡尔普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变局的时代,对当时的现实有很多思考。在我们中国,近代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也各种应对之策,用梁启超的话来总结这个过程就是:富国强兵,制度变革,文化变迁,一个逐渐递进的过程。实际上,在穆斯林世界,也有这样一个相似的过程。当然他们的富国强兵比我们的洋务运动大概早二十年,应该是19世纪30年代就开始的。
 
  对于强盛的欧洲来讲,奥斯曼帝国的问题,也就是他们所谓的东方问题。我们知道,近代欧洲在建立一种自我文明中心的时候,它的外部参照对象,或说“他者”,就是奥斯曼帝国,因为它一直很强大,统治了整个的东欧、巴尔干,甚至中欧的一部分,直到1683才经历第一次战败。到了19末期的时候,奥斯曼帝国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形势呢?就是它原来统治的欧、亚、非三大陆的领土,在欧洲的那一部分急剧萎缩。
 
  在整个帝国里面,我们说突厥人,或者说奥斯曼-土耳其人,作为统治民族,它的人口比例占全部的不到一半,大量的人口是非突厥人,尤其是有很多的东正教徒。作个不太恰当的对比,如果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民族是突厥人的话,类似于清帝国的统治民族是满族人,不一样的地方是,清末被统治民族造反或者说反满革命成功了,并承继了原有帝国的大致版图,而奥斯曼帝国不同地方的被统治民族跟突厥人说“拜拜”了,也就是说分裂、独立出去了,希腊、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等等,统统都不跟他干了。20世纪初的时候,革命党汪精卫他们写过一些文章,探讨1908年的青年土耳其革命为什么能成功,从当时中国的视角来看,他们觉得是因为人家是统治民族自己主动搞的,突厥人自己搞的,所以能搞成。我们中国人首先要进行种族革命,抢夺了统治权以后才有可能进行宪政革命,这是当时中国的革命党人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时候,受到的一个启发。
 
  当然土耳其的命运也比较悲惨,人家跟它分裂出去以后,帝国的规模压缩得很厉害,可以说是急剧缩减,到1912—1913年的巴尔干战争以后,欧洲领土基本就没了,就剩下小亚细亚和阿拉伯这一块儿。北非的埃及其实早在19世纪中期就算是独立了。这样一个很残酷的情况,如果我们中国人去理解它,就要有这样一个概念,因为我们基本上是继承了大清帝国的遗产,土耳其人是把帝国搞没了,它的遗产是被迫失去了,所以这种思考的起点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就出现了一些人来思考帝国的命运,出现过几种思潮,我简单介绍一下。
 
  最早的一种是奥斯曼主义,我称之为国族主义。从长期历史来看,穆斯林有一个比较宽容的制度,它对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相对是比较宽容的,他们被称为“有经人”,是可以给他们一个自治地位的,就是可以给你的教派划分教区,政府在民事上是不太管的,由各自的宗教领袖来负责。这个制度叫“米勒制”。近代进行了一些改革,欧洲人攻击奥斯曼人,说它欺压非穆斯林,你这个帝国的国教是伊斯兰教,非穆斯林都属于二等公民。另外土耳其人也看到,非穆斯林的米勒越来越有分离倾向,所以它就想搞改革。奥斯曼主义的意思就是,大家都是奥斯曼人,都是奥斯曼帝国的公民,这样,我们都是平等的了。但是实际上这个很难的,因为当你一旦把一个民族或者一个教派的认同弄起来以后,它的这种自治最终导致以民族作为单位进行思考,作为一种情感,它一旦起来了,就没法再回去了,它最终就是要走向独立。所以,奥斯曼主义拢不住。尤其是非穆斯林的民族纷纷脱离出去以后,对于剩下的人该怎么办?
 
  后来,又提出泛伊斯兰主义。一般认为,这是对欧洲人以宗教借口干预奥斯曼内政的一个反弹,欧洲人,还有北面强盛的俄罗斯来干涉奥斯曼内政的时候,总是用一个借口,就是保护同教的人。所谓泛伊斯兰主义,就是穆斯林大联合,奥斯曼帝国以前不怎么关注南亚、中亚等地方,现在开始向哪里派出了很多使节,打的旗号就是团结全世界的穆斯林来对抗帝国主义。当的皇帝叫哈米德二世。对奥斯曼土耳其来说,问题是它的国力不行,你想让别人因为一个意识形态来追随你,却没有实质性的援助、支持还有组织,是很难做得到。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出现了泛突厥主义。泛突厥主义这个事儿怎么出来的呢?我们知道突厥人的历史还是比较长的,从《隋书》就开始记载了。当然这只是说在汉文字里最早的记载,它作为一个部族存在的历史当然要比这个悠远,只不过是关于它的文字记载得太少太少了。在明、清的时候,有一些西方的传教士来到中国,他们也学习中国文化,阅读中国的经典,有一些人对非汉人王朝的史书以及史书里如《匈奴传》、《突厥传》等这样的事情感兴趣。他们也把这些翻译成了欧洲的文字。奥斯曼帝国末期,有一些知识分子,他们到西方去学习,他们听到欧洲人称他们为突厥人,也看到这些与突厥有关的历史,是比较震惊的。因为他们自己不讲这段历史,他们的历史书写要么是王朝的,要么是宗教的。在这之前它的历史是比较模糊的,尽管民间有大量的传说,但它不是一个系统的identity,就是说你可以说它有很多民间养料,包括史诗、民间故事,但它的identity主要是以伊斯兰的。所以他们发现或者叫重新发现“突厥”的时候,就有人很兴奋地翻译回来介绍。
 
  同时,19世纪中后期,俄国在中亚扩张,它治下的伏尔加河流域也有很多操突厥语不同方言的人。19世纪以后,近代语言学发展出了语言的分类体系,有一个语系、语族和方言的结构,比如说有汉藏语系,我们有汉语语族,汉语语族下面有不同的方言,有上海话、北京话、山东话、等等。在阿尔泰语系中,突厥语是它下面的一个语族,当然这个语系还有其他的语族,如通古斯语、蒙古语,甚至可能还会把日语、汉语纳入进来。突厥语下面又有不同的方言,比如说维吾尔语、柯尔克孜语、哈萨克语、乌孜别克语、阿塞拜疆语等等,当然还要加上现代土耳其语,就是土耳其共和国公民讲的这个语言。可见,在讲突厥语的这些不同的民族之间,他们在语言上是很亲的,同样地,在文化、风俗上也是很亲的,比如基本都信仰伊斯兰教。
 
  俄国人在中亚、伏尔加河流域进行扩张的时候,有一些人流亡到了伊斯坦布尔,比如有些鞑靼知识分子。从世界范围来看,奥斯曼帝国是唯一一个值得称道的穆斯林大国,尽管它已经奄奄一息了。俄国影响下的这些人特别多地受到过泛斯拉夫主义的影响,泛斯拉夫主义也是一种大民族主义,应该说它对奥斯曼帝国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因为俄国人利用这个在中东欧拉拢很多信奉东正教的斯拉夫人,作为一项帝国政策。马、恩讲俄国问题的时候,也曾经写过泛斯拉夫主义的文章。从中亚流亡来到土耳其的人,也将一种突厥认同带过来了。对他们来说,阿拉伯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甚至还说“一个阿拉伯人还不如我们突厥人的一匹马”,会出现这种具有污蔑性的说法。实际上,在中东一直有瞧不上阿拉伯人的现象,比如波斯人可能更瞧不起阿拉伯人。长话短说,泛突厥主义作为一种思潮就是这样来的,一种“突厥”的认同就是这样起来的。既有欧洲的知识养料,又有中亚讲不同突厥语之族群的参与。
 
  对于20世纪初的奥斯曼土耳其人来说,收回欧洲领土已经完全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们必然要考虑被剩下的这些以穆斯林为主体的人口的命运了。1912到1913年的巴尔干战争值得一提。它又一个非常残酷的后果,就是在那个地方曾经生活着的大量穆斯林被杀戮和驱逐,他们回到了中东地区。这些人在经过悲惨的流亡以后,经过伊斯坦布尔来到了小亚细亚。有土耳其的历史学家就说,欧洲人写的历史是有偏见的,他们总说土耳其人是残酷的,是杀戮的,但穆斯林经历的这段历史经常被忽视掉,他们的清真寺被毁掉、妇女被凌辱、平民被驱逐……这批人对现代土耳其的影响比较大,因为他们在欧洲长期生活,具有一个比中东地区的穆斯林更为开阔的视野。他们本身就是欧洲人,只不过是因为信仰伊斯兰教,所以在民族主义的时代,不得不离开基督教徒占主体的地区。
 
  二
 
  格卡尔普这个人,就是在上述时代背景下出现的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家、一个知识分子。他家在迪亚巴克尔,在土耳其的东南部,是一个算是边疆的城市,是库尔德人聚集区。今天大家看伊拉克、叙利亚问题,看库尔德问题的时候,经常会提到迪亚巴克尔这个城市的名字。他就是生活在这儿。他在这儿有一个好处,就是有革命思想的先进知识分子要被流放就流放到这个地方来,所以他在这个地方反而有这个便利。格卡尔普很年轻的时候就在老家这里接触到了很多被流放的先进人士。
 
  后来他很向往更好的教育,就跟着别人跑到伊斯坦布尔。那个时候,他想学文、学社会科学,这和我们历史上的一些知识分子相似,就是他们后来都学医了。不过,格卡尔普学的是兽医,当然,他不觉得这是一个值得追求的职业,只是因为它免费,包吃住。他只是借这个便利,没真的学什么兽医,他大量的时间是去学习一些有革命思想、现代思想的书籍去了。后来他因为参加革命活动,被抓到监狱里一年。在监狱里只能看《古兰经》,他就系统地学习和研究了这部经典。被释放回家以后,格卡尔普就娶了自己的堂妹。那时他叔叔死了,叔叔还算比较有钱,遗愿就是让他娶这个堂妹,遗产保证他俩能衣食无忧地过日子了。结婚了的格卡尔普反而没有什么生活的压力,他就开始专心研究学问。他用好几年的时间研究了涂尔干的社会学,这对他影响非常大。格卡尔普还回忆过,他曾在伊斯坦布尔的监狱里遇到过一个算作他精神导师的人。当时这个人告诉他说,咱们这个帝国肯定要完蛋了,之后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是改造人的思想,创造新的文化,改造人民的思想是靠教育,靠有先进思想武装起来头脑的人,这样才能为我们的民族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位老兄告诉格卡尔普说,因此呀你们这些人现在就要抓紧时间学习,去学习世界上所有最先进的东西,来融合我们自身的传统,开创出一个新的传统来,为我们以后的新生做好思想上的准备。格卡尔普从这里感到这样一种高度的历史使命感。他回老家研究法国的学术也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我简单介绍一下格卡尔普的一些思想。首先就是我刚才说的泛突厥主义,但他还用社会学的方法去做了更多工作,就是他深入到民间去搜集大量的史诗、诗歌、传说、民间文学等等,还有一些老百姓讲的话,就是语言文字工作,可能书面语都没有,他都给整理出来了,有点儿语言上的民粹主义的味道。他还开始尝试用这种语言来写作。所以开始有些人不太理解他。这有点民粹主义的风格,就是在民间的是最好的,在城市的、上层的是繁文缛节的、是腐朽的、是没落的。
 
  格卡尔普作为一个泛突厥主义者,他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主要是对突厥的历史进行了梳理,他的梳理还不是作为一个历史学家,而是作为一个社会学家,用一套自己的理论、方法去梳理了所谓的“突厥文明史”。他就此写了一本书,到土耳其共和国建立之初,因为当时百废待兴,没有新的历史教科书,他的书还作为历史教科书使用过一段时间。
 
  我们国内的学者对格卡尔普的理解,主要是讲他作为一个泛突厥主义者,我刚才讲了帝国晚期的背景,大家也就会明白,为什么到格卡尔普这里泛突厥主义会成为当时知识分子的一个选择。总结起来说,就是因为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对他们来说,作为这个帝国的统治民族的突厥人,是被剩下的唯一人口最多的民族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阿拉伯人也跟他们分开了。1916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拉伯地区就发生过起义。有一个电影叫《阿拉伯的劳伦斯》,讲的就是这个故事)。

来源: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 | 来源日期:2012年11月09日 | 责任编辑:徐书鸣
1关注共识网微信和微博
共识网微信

关注共识网微信,我们一起来看历史教科书的背面,一起来听主流媒体上沉没的声音,一起来思考至今没有答案的问题:“中国往何处去?”欢迎扫描二维码来加入我们。

微信号码:igongshi 新浪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gongshipinglun@163.com,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来信栏目并获赠图书一套。


    凡本站转发文章,如刊发媒体不同意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凡注明来源“共识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

    把文章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